笔趣阁 > 快穿:我的宿主是个渣 > 第八百零六章 重伤都蓝

第八百零六章 重伤都蓝

?热门推荐:
????高将军严阵以待,及时的拦截了这一支射向师攸宁的利箭。

????他生怕师攸宁受惊,正准备安慰两句,却发现后者亦张弓搭箭射了出去。

????阿史那都蓝轻松用刀撇开了师攸宁的一箭,嘲讽道:“软绵绵,王妃是在玩过家家吗?!”

????他用的是大辽官话,一时间城楼上的众人都羞愤不已。

????师攸宁目光冰寒,再次张弓搭箭。

????浮在她肩头的龙凤册与主人心意相通,分出一缕金色流光落在箭上。

????这一箭同样是向阿史那都蓝而去。

????只有师攸宁和龙凤册知道,这一箭带着怎样恐怖的力量。

????阿史那都蓝骑射俱佳,方才那一箭绵软无力,怕是连盔甲都射不穿。

????这让他对师攸宁起了轻蔑之心,正乐得再羞辱这位镇北王妃一次。

????然而让阿史那都蓝吃惊的是,这一箭临到近前竟然带着破风之声,似有千钧之力无可阻挡之势!

????他的手腕虽然及时加力却到底不如一开始便严阵以待。

????箭几不可查的偏了一瞬,稳而狠的扎进了阿史那独狼的右胸。

????鲜血骤溅!

????阿史那都蓝只觉胸口火辣辣的痛。

????他憋着一口劲没有掉下马,然而这一箭的力道太大了。

????阿史那都蓝座下的马生受不住,前蹄扬起,惊的周围的突厥骑兵兵荒马乱的躲避。

????“阿史那都蓝中箭了!”高伟既惊且喜。

????师攸宁微微一笑:“不但如此,且还是重伤。”

????师攸宁身怀有孕本来就不敢太过用力,免得腹中的孩子出问题。

????所以第一箭她射的软绵绵,为的便是让阿史那都蓝轻视。

????到第二箭,有龙凤册在其中添加的力量,这一箭不亚于耶律渊全力一击。

????如此,阿史那都蓝不吃苦头才怪。

????城楼上一片欢呼,士气高涨自是不需提。

????白琼不可置信的看着捂着胸口,腰身都不再挺直的阿史那都蓝。

????师攸宁又让高伟喊话,若是突厥如今退兵可既往不咎。

????若是不退,云州城援兵一到,她不介意让突厥王庭的过去在云州城下重演!

????阿史那都蓝咬牙道:“你做梦!”,然后便跌落了马。

????因为白琼的事突厥原本军心已散,在阿史那都蓝重伤之后,更匆匆结束了这一日的攻城。

????云州守将们的心头一片轻松,崇拜的看着从城楼上巡查而过的王妃。

????王妃不费一兵一卒便削减了突厥的士气,当真威武!

????让阿史那都蓝受伤是意料之外的事。

????若不是他率先挑衅,师攸宁也不会找到机会。

????能够激励士气当然是好事,但师攸宁却并未因此而放松警惕。

????她按照自己以往的经验,严肃的叮嘱高伟,今夜突厥人可能会全力攻城。

????突厥人自诩草原之狼,在被压制后第一选择并不是逃避,而是奋起反击以求生路。

????只是士气这东西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????只要挺过今晚,突厥人即使徘徊不去,也再不会有多强烈的攻击之心。

????高伟很熟悉突厥人的作战方式以及习性。

????他原本也有这方面的考量,闻言对看似娇弱的王妃是彻底服了。

????若不是清楚的知晓王妃从未上过战场,他都要以为这是位身经百战的将军。

????想一想夏将军当初亦是名将之姿,高伟便释怀了。

????师攸宁又当众宣布将士们收成不亦,但有受伤或战死的,抚恤提升至原本的两倍。

????至于需要多付的银两,则由镇北王府承担。

????打仗是极消耗银子的事,师攸宁并没有动王府库房的想法。

????好在她嫁过来的时候,朝廷和夏家为着面子好看,倒是不曾吝惜金银。

????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更何况云州将士常年与突厥作战,本身就不同于大辽腹地兵将的疲软。

????将士们当下欢呼起来,有王妃共患难,待遇又优厚至此,敢不为云州效死命!

????就像师攸宁预料的那样,当天夜里突厥果然攻城,而且进攻前所未有的猛烈。

????幸亏云州城内早有防备。

????双方鏖战一夜,天明时云州守将终于击退突厥的进攻。

????云州城内的百姓趁此机会为将士包扎伤口,做饭烧水,人人都面带坚毅。

????王妃那样笃定会撑过去,就一定会撑过去!

????在之后的几天里,突厥人果然徘徊不去,但攻城却似乎只有往日一半的力气。

????师攸宁让龙凤册去探听消息。

????龙凤册乃是神物,这世间的各种语言对它来说都不是障碍,自然听得懂突厥话。

????它回来告诉师攸宁,因为天冷的缘故阿史那都蓝的伤势并未化脓恶化,只是骑马打仗一时半会的也勉强。

????再有,突厥人原本有撤军之意,但后路似乎被阿史那达头给截了。

????师攸宁明白了,阿史那都蓝如今没得选择,唯有攻破云州才能得一片休憩之地。

????这之后,才有力气与阿史那达头一争雌雄。

????又过了几日,阿史那都蓝再次出现在城楼下。

????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提刀上马,师攸宁倒很佩服他。

????只是佩服归佩服,她还是兢兢业业的让人将白琼绑在了城楼上。

????阿史那都蓝本就为白琼而来,见此果然束手束脚。

????跟随他的突厥人看着主子畏首畏尾,又哪里提得起战意。

????阿史那都蓝恨极,大骂云州守将无耻,竟然为难个弱女子。

????两军交战时,一方龟缩不出并还用人质威胁,的确是有些不那么好看的行径。

????不过,师攸宁不在乎。

????身后是数十万云州军民,难道大敞着门让突厥人长驱而入吗?

????再者,白琼可不是什么弱女子,能引来突厥人意图杀故土的百姓,简直坏的要流脓。

????既开了骂战,师攸宁便寻了口齿伶俐的士卒对阵。

????这厢,阿史那都蓝差点没被气晕过去。

????师攸宁日日都上城头督战,也亏得她体质比之一年前不知好多少倍,否则也坚持不下来。

????到了第八日的时候,师攸宁刚上城头,便看到突厥军队最外围似有异动。

????再然后,城楼上便有将士激动的喊:“援军来了!援军来了!”

????师攸宁按在城墙上的手指下意识的收紧。

????不知是不是眼花了,她似乎在援军之中看到了耶律渊。